当前位置: 主页 > A品生活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作者: 分类: A品生活 发布于:2020-06-06 浏览(315)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从一定程度上而言,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银行贷款年度增长在李克强指数中佔40%。当中国人民银行减息,孳息曲线变陡峭,同时各家银行会加快信贷发放。当人民银行收紧政策时,情况则相反。无论是否明显,中国拥有a)庞大的债务水平及b)相当平坦的孳息曲线之事实,预示两个衡量指标未来均难有出色表现。孳息曲线去年春季开始走平,可能亦解释了李克强指数在最近数月如此快速放缓的原因,而显然此种放缓在2017年第四季度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估值中难以体现。任何一种指标增长放缓尤其是李克强指数,或向商品市场发出提示讯号。这可能意味2011至2016年由于中国增速放缓带来的商品熊市并未结束。又或者,我们可能处在即将来临的大风暴的风眼之中。

指数成分利预示工业金属价

中国利率并非可证明李克强指数相关性强于官方国内生产总值的唯一指标。铜等工业金属亦可以。令人好奇的是,铜并不像孳息曲线坡度(通过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或李克强指数)领先于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而是显着滞后。

但最重要的一点是,铜价与李克强指数的相关性(高达+0.55,滞后4个季度或一年),远超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的相关性。后者峰值相关性仅为约0.25,即滞后一至3个季度【图2】。因此,如果以过去为指引(当然过去的表现并不保证未来的结果),李克强指数增速最近由12.6%放缓至7.3%,对未来的铜价并非好兆头。而且,在中国平坦的孳息曲线可能预示未来几个季度经济活动进一步放缓的情况下,一旦中国经济显示进一步放缓的迹象,或为铜价带来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于同样的13年期间,类似关係对于铂金同样成立。铂金通常被划分为贵金属,这种区分通常与价格而非用途有关。铂金的主要用途在于汽车製造业,从经济角度而言,对这种金属更準确的描述是,铂金为一种稀有而昂贵的工业金属。与多数工业金属一样,中国为铂金最大的消费国,并且其价格对中国需求的依赖超过任何其他个别因素。有鉴于中国对汽车及其他工业产品的需求,对于铂金密切跟随(而不是领先)这两种中国增长的衡量指标,不足为奇。

铂金与衡量经济增长的李克强指标的相关性高于官方国内生产总值【图3】。鉴于中国平坦的孳息曲线以及李克强指数最近下滑,这可能同样预示未来几个月铂金价格并不理想。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中国带动原油需求整体增长

石油市场的讨论通常集中在供求方面,如石油出口国组织(OPEC)最新动向及来自美国的石油供应激增。因此,很容易忽略中国作为直接及间接需求动力的重要作用。

不出意料,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与原油有着与工业金属类似的关係。儘管中国需求在全球需求中仅佔约7%,但其增速一直更快,并佔据全球产量增长中的相当大一部分。相反,欧洲及北美需求相对停滞不前。而且,随着中国经济带动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刺激从非洲到拉丁美洲,以及中国的亚洲邻国等商品出口国经济增长,反过来推动原油需求的大幅增长。当中国增长开始放缓,原油通常在大约3至8个月后开始承受下行压力,属于意料之中。对于WTI原油而言,李克强指数的相关性亦强于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中国商品需求主导相关货币

考虑到中国经济发展对工业金属及原油价格的重大影响,中国的增长对众多商品出口国的货币价值存在重大影响。尤其是与石油生产存在密切关联的货币,如加元(CAD)及俄罗斯卢布(RUB)。亦包括与金属出口国货币存在密切关联的货币,如澳元(AUD)及巴西雷亚尔(BRL)。除卢布外,李克强指数在2005年至2018年初之间对该等货币的相关性超过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但是,两种指标对卢布的相关性均非常强,表明俄罗斯对于中国原材料需求增长力度的直接及间接依赖程度。

倘若中国增长继续放缓,不仅会影响商品价格,亦会为上述众多资源出口国货币价值带来下行压力。若人民币与美元(USD)的关联依然紧密,反过来可能为中国带来新的竞争力问题。目前来看,美元疲软对于中国属于利好,但如果美元疲软及联储局政策收紧同时存在,导致中国人民银行加息,可能会反转中国的孳息曲线,并预示未来更深的增长放缓。当然,中国增长意外上行,亦可能推动商品货币升值并为人民币提供支持。

Erik Norland 【商品】克强指数预示价格走势

 

中国经济变得更多元化

部分市场人士认为李克强指数已经过时,可能是认为该指数在预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方面的表现略微逊色。其原因或许是中国经济正变得更加多元化,服务行业更加突出,而对重工业的依赖减少。事实或如此,但对于商品及商品货币投资者而言,工业部门极为重要。因此,相较于更广义的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指标,铁路运货量、信贷增长及电力消耗对于该等商品及货币未来的价值,或为更理想的替代指标。

即使如此,与过去相比,商品及货币市场对中国发展的反应可能更快,滞后时间更短。倘若李克强指数于未来的重要性减弱,或许是由于部分投资者能够获得替代资料,例如,电力消耗及铁路运货量的实时测量资料,令其相对于等待官方资料的投资者而言佔上优势。

综上所述,本文突显了中国作为众多商品以及商品相关货币周边需求主要推动力的重要作用。中国经济规模是任何其他金砖国家(指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的5至7倍,如果增长放缓,该等需求恐难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