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A品生活 >Erik Norland 【商品】黄金未受加息讯号影响 >

Erik Norland 【商品】黄金未受加息讯号影响

作者: 分类: A品生活 发布于:2020-06-06 浏览(848)


Erik Norland 【商品】黄金未受加息讯号影响

然而,最近数周该相关性有所减弱,金价从去年12月12日以来的低位约每盎斯1240美元,上升近100美元,即使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价格反映联储局的加息幅度超过金价处于12月份低位时33点子。

整体而言,金价最近的涨势可能是由于美元兑其他货币走弱所致。在加息预期之下,美元跌势略微出乎意料。即使如此,倘若市场重新调整联储局2018年加息2至3次,及2019年进一步收紧的预期,美元或继续大幅贬值。

数据未见有通胀压力

倘若市场冲击联储局2018年加息3次,及2019年再加息两次,一旦实际加息幅度并未达到预期,黄金或会继续上涨。儘管种种言论似乎预示市场担忧通胀及工资压力,但在最近的经济数据中,这两个因素并不存在,令人费解。2017年下半年,核心通胀的年化平均水平为2%,几乎毫无压力。近年来工资小幅上调,但仍然低于2.5%,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通胀不可同日而语。

尤其令人注意的是,黄金期权市场对于整体的波动性颇为冷淡。黄金平价(ATM)期权接近历史低位【图2】,和铜不一样,铜的价外期权显示市场极度恐慌价格下跌,黄金价外期权却对于上升或下跌风险并无明确暗示【图3】。黄金价外认购期权的风险仅略高于平价期权。对于黄金而言,主要的风险可能为上行,尤其是股票及信用市场或会于某个时间整固,引发资金涌向优质资产而削弱联储局进一步的加息预期时。

Erik Norland 【商品】黄金未受加息讯号影响

Erik Norland 【商品】黄金未受加息讯号影响

随着VIX波动性指数接近历史低位而股票飙升,联邦基金期货很容易体现更多的加息。而最终股市调整可能大幅减少联储局加息之可能性,并刺激黄金大涨。以GDP佔比来看,股票可能正创下纪录高位。儘管这无法保证出现调整,尤其鉴于债券孳息率并不具吸引力,但可能更易受到冲击。

为通胀意外上涨做準备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风险平价。鉴于股票长仓认沽期权成本持续居高不下,一个替代的做法是利用债券的长仓对沖股票长仓风险。过去数十年,利用固定收益加上股票风险平价的策略可能十分奏效,但易受通胀冲击。倘若债券遭到抛售,股市亦同样如此。因此,倘若通胀本年度之后开始上涨,黄金或成为投资组合的重要部分。当然,众多风险平价策略于资产组合中纳入黄金,一旦通胀意外上涨,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分散工具。

最后,我们曾经在早前的文章中指出,联储局倾向于加息,直至孳息率曲线走平、波动性增加、信贷息差扩阔,以及经济陷入衰退。故此,我们将密切留意联储局及孳息率曲线。倘若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及同僚加息,短期虽然不利于黄金,但如果像2001年和2008年一样,过分紧缩导致经济下滑,联储局被迫扭转货币路径再次开始放宽政策,黄金持有者有望成为主要的受益者。

波动加剧利好黄金

联储局透过点阵图暗示,倾向在2018年和2019年各自加息3次。市场现时在一定程度上赞同2018年点阵图的暗示,但认为2019年仅有一次加息。倘若认为本年度及下一年6次加息,则孳息率曲线应当走平,或预示未来市场的波动性大幅提高,而黄金则可能出现重大牛市。

这种情况有两大主要风险:首先,虽然劳工市场紧张,但并未能刺激通胀;其次,联储局警惕孳息率曲线倒转(或过度走平)。对于第二点,联储局在2017年12月份会议上非常公开地讨论孳息率曲线倒转的危险。倘若决定防止曲线大幅走平,或会为黄金带来短暂的纾缓,但可能影响未来涨势(经济可能持续上涨,减少突然扭转政策的需要)。

假设通胀上涨,这对于联储局而言更加困难。随着油价升至每桶70美元,工业金属价格反弹而劳工市场紧张,通胀风险正在酝酿当中。一旦通胀超过2.5%,联储局可能保持2017年的加息(以及2018年预示的)速度。即使通胀并未达到这一速度,联储局仍然可以维持紧缩。

美经济对利率变化更敏感

正如1999年和2000年的情况,当时核心通胀不足2%,联储局加息至6.5厘,孳息率曲线倒转,引发互联网泡沫及市场波动。同样,儘管2006年通胀挂鈎证券(TIPS)的通胀预期及实际核心个人消费支出通胀落于2%至2.5%之间,联储局仍然加息,导致孳息率曲线全年持平,经济中的信贷供应中断,并引发大衰退。2006年尚可以说联储局针对的是资产价格,而不是消费者价格。随着资产价格再次大幅飙升,儘管消费价格的上行压力温和,联储局是否会故伎重施,重複过去3次的紧缩政策?

无论如何,我们都拭目以待。随着总债务达到佔GDP 250%的历史高位,美国经济可能对利率的小幅波动较以往更加敏感,这意味联储局看似温和的举措可能对经济增长及金融市场,造成超过多数人想像的影响,至少是在渡过货币政策变化与其金融/经济影响典型的一至两年的滞后期后。